分享缩略图

属猪的名字可以带鼠字旁吗

分享到:
链接已复制
首页> 新闻中心>

北京国家一属猪的名字可以带鼠字旁吗家一级博物馆数量居全国之首

2024-05-20 19:59:12

来源:新京报

分享到:
链接已复制
字体:

今年5月18日是第48个国际博物馆日,当天,2024北京博物馆月在大运河博物馆启动。活动期间,观众可以漫步文创市集,可以在博物馆的露天空间欣赏电影,还可以在博物馆里感受“纸墨书香”,真正让博物馆融入日常生活。

北京是世界著名古都、历史文化名城,博物馆资源得天独厚,类型丰富多样。2020年,北京正式提出打造“博物馆之城”,最新数据显示,北京市国家一级博物馆数量达到28家,稳居全国各城市之首。

逛博物馆成出游新风尚

刚刚过去的五一假期,“博物馆热”持续升温,故宫博物院、中国国家博物馆等“一票难求”,相约逛博物馆已成为假期出游新风尚。据国家文物局不完全统计,今年五一假期前三天,全国6000多家博物馆和55家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接待游客近4000万人次,达历史同期最高水平。

数据显示,五一假期,超200万观众走进北京地区博物馆,同比增长约30%,创历史新高;据不完全统计,北京地区博物馆举办109项展览和活动,不少博物馆推出延时开放、打折促销等活动,深受观众喜爱。

5月1日,“贞观——李世民的盛世长歌”展览在国家典籍博物馆面向公众开放。2000平方米的展览空间内,500米展线长度溯源历史的恢弘画卷。这是北京地区首次举办大规模贞观主题文物展。沉浸式的展陈空间,利用光影、数字多媒体、场景还原等展示手法,引领观众穿越时光,感受贞观年间国泰民安、包容开放、文化多元的盛世图景。

同日,改造后的“水生生物馆”(水族馆)亮相国家自然博物馆,引得观众纷纷打卡拍照。沿着指示牌向前走,两旁墙上的蓝色壁画让人提前进入神秘的海洋世界,最接近入口的是大型淡水鱼类展区,在鲨鱼池和海底隧道展区,能看到乌翅真鲨、三湖慈鲷、大眼海鲢等多种活体生物,还可以一睹珍贵的大型中华鲟标本和镇馆之宝矛尾鱼标本。

作为国家自然博物馆中独一无二的活体生物展示区,该场馆为公众提供沉浸式的观察体验,观众能够近距离观察众多门类水生生物的生活状态,深入了解水生生物独特的习性和行为特征。

各家博物馆各显神通,首都博物馆、北京艺术博物馆、北京郭守敬纪念馆等推出了“惜物养德,勤俭为用”传统技艺体验活动、《春之歌》沉浸式体验活动、“运河上的劳动号子”非遗传承展示活动等多项传统文化主题活动,让观众实现“花样打卡”。

一些隐藏在胡同街巷里的小众博物馆也悄然走红,掀起一股旅游新风尚。在位于东二环边上、有着近600年历史的智化寺,当悠悠古乐响起,观众便能伴随古建感受历史;在有着“京西小故宫”之称的万寿寺里,观众可以学习传统女红技艺、认识榫卯结构;在白塔寺,观众可以逛展览、喝上一杯网红咖啡,感受传统文化与现代生活的交织。

让博物馆和城市融合得更紧密

最新数据显示,全国博物馆备案数量达到6833家,2023年总计参观数量12.9亿人次,举办展览4万多个,举办教育活动38万多个。

截至目前,我国共有世界文化遗产、世界文化与自然双重遗产43项,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43项,76.7万处不可移动文物、1.08亿件(套)国有可移动文物。而散落在广袤大地上的博物馆,则是人类文明、中华传统文化的集中体现。

不久前,中国博物馆协会发布了《关于第五批全国博物馆定级评估一级博物馆评估结果的公示》,位于北京的10家博物馆入选,其中中央博物馆8家、市属博物馆2家——园林博物馆和香山革命纪念馆。

18日上午,国家文物局和北京市文物局为在第五批全国博物馆定级评估中荣获国家一级博物馆的北京10家博物馆授牌。至此,北京国家一级博物馆在原有18家基础上,增加到28家,稳居全国各城市之首。

从备案博物馆数量来看,北京不是全国最多的,但门类非常齐全。“什么样的博物馆才是一个好的博物馆?只有人们热爱这个博物馆,把它作为自己生活的一部分,休闲的时间就想来,来了就不想走,走了还想来的博物馆才是好的博物馆。”2019年,时任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在一次演讲中如是说。

如何打造一座“博物馆之城”?北京一直在积极探索。

从2020年正式提出要打造布局合理、展陈丰富、特色鲜明的博物馆之城,到鼓励社会力量兴办博物馆,发现一批、培育一批“类博物馆”,再到“北京博物馆云”微信小程序上线,北京的博物馆体系趋于完整。

与此同时,贴心的服务、更新的展陈让人们看到了更多可能性。今年春节期间,故宫博物院、国家博物馆等百余家博物馆开放,多家博物馆除夕不打烊,邀请观众过一场“文化年”;首都博物馆基本陈列18年来首次大规模换展,一批近年来北京地区的考古新发现、北京史研究新成果等首次与观众见面;先农坛神仓建筑群移建200多年来首次开放,观众可近距离感受皇家祭祀和农耕文化。

今年是“博物馆之城”建设的关键一年,《北京博物馆之城建设发展规划(2024年—2035年)》将正式发布。

同时,一批新馆开工建设,如中国长城博物馆改造提升工程将完成地下主体结构施工,西山永定河博物馆将立项并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路县故城遗址博物馆、大葆台西汉墓博物馆等一批新馆将亮相;备案博物馆和“类博物馆”规模将进一步扩大,将推动新增15家以上备案博物馆,培育并挂牌26家“类博物馆”。

“‘馆城融合’是我们正在推进的目标,希望让博物馆和城市融合得更紧密,和人们的生活融合得更密切,学生可以在博物馆里上课,博物馆也可以‘走进’社区、车站,让大家随时随地感受到‘博物馆之城’的氛围,最终把北京打造成一座‘全域活态博物馆’。”北京市文物局党组书记、局长陈名杰表示。

让博物馆成为“第二课堂”

今年国际博物馆日的主题为“博物馆致力于教育和研究”,呼应这一主题,2024北京博物馆月活动的口号定为“博物馆之城——让学习更快乐”。

“博物馆教育一直是大教育体系里重要的组成部分,在这个轻松、愉悦的环境里,每个人可以从不同角度去汲取养分。”中国博物馆协会副理事长、北京博物馆学会理事长刘超英说。

近年来,让博物馆成为“第二课堂”已成业界共识。专家讲座、体验活动、研学营,博物馆正在尝试开展各种活动,吸引越来越多的学生走进博物馆,近距离感受文化和科学的魅力。

“右边这具恐龙标本就是中国人独立寻找、挖掘并研究的第一具恐龙化石标本——许氏禄丰龙,它的发现者就是国家自然博物馆第一任馆长——杨锺健。”5月18日上午,在国家自然博物馆里,一位科普工作人员向观众讲解展品背后的历史和趣闻。

当天,馆内还开展了“博物馆的光辉由你点亮”、古诗里的健康知识等活动。“博物馆日吸引更多观众了解和关注博物馆,利用博物馆实现‘终身学习’。此次活动方式丰富多样,希望大家能有所收获。”活动负责人表示。

曾见证清朝从盛世到衰落历史进程的恭王府,如今也是公众感受文化、学习知识的好去处。

“同学们有谁知道,建筑上的彩画是用来做什么的?”5月15日下午,恭王府博物馆里,讲解员老师指着建筑上的彩画,询问北京三家店铁路中学的学生们。

待同学们说出“美观”后,她指出,“美观只是其中一个功能,还有防腐、体现建筑级别和建筑功能。比如,这间房子是祭祀用的、那间房子是用来休闲娱乐的。此外,彩画还能用来掩盖木头的缺陷。”

尽管北京已入夏,天气炎热,但同学们还是兴致勃勃地穿梭在恭王府中,对府里的建筑、布局、造景等都充满好奇。

作为国际博物馆日的系列活动,恭王府还推出了讲座《浅析恭王府园林》、美育工作坊《园林线路上的风景》以及网络直播课《研古筑今——科学工艺照亮古建保护之路营造与新生》等,为公众开启一扇博物馆之门,激活传统文化的生命力。同时,借助教育的力量,让更多公众得以参与到文化遗产的传承与创新之中。

此外,一批“小而专”的类博物馆也积极和学校合作,推出主题性教育活动。去年3月24日,北京首家“类博物馆”崇德堂匾额博物馆挂牌开放。一年后,该馆正式挂牌为朝阳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我们主要是让学校的老师和学生走进博物馆,通过眼看、耳听、体验的方式提高参观学习效果,还会举办专场授课内容,针对不同群体传播不同道德文化的内容,引导大家培养爱国主义情怀。”馆长李培义介绍。

复旦大学文物与博物馆学系教授、复旦大学博物馆馆长郑奕近日也指出,博物馆与中小学教育结合,已成为博物馆事业发达国家的普遍行为。“其中,参观博物馆是最基本和普遍的教育活动。博物馆要立足展览主题、内容和形式,从深度上开展一系列延伸和拓展型教育活动,充分把握并有效利用观众在馆内的逗留时间,为他们呈现精彩、难忘并有意义的博物馆之旅。”

在博物馆里做科研,为科普提供支撑

近年来,随着研学市场的扩大,也出现了良莠不齐、流于形式等问题。如何让博物馆教育真正发挥作用,避免成为走马观花的“打卡式学习”?

国家自然博物馆科普部主任赵洪涛认为,博物馆设计的教育活动,应该符合该年龄段孩子的认知水平、对标课程标准。“博物馆本身就是一个情景式学习场景,展览做得好,孩子们来了眼前一亮,可以进一步吸引他们了解相关知识。要让学生自己去发现、探索,通过主动学习得到的知识,远比‘灌输式教育’效果要好。”

他也指出,根据孩子的兴趣特点设计活动,让孩子体验,受众范围肯定有限。“活动的品质和受众范围其实存在矛盾,如何在大范围的参观和探究式学习之间寻找平衡点,这也是我们一直探索的内容。”

“自然科学类博物馆其实一直比较受中学生欢迎,因为和他们身边的事,和科学课、生物课有很大关联。我们发现,尤其是‘双减’之后,学校对博物馆课程的要求,不是简单局限于上一两次课,而是上一学期的课,这就要求博物馆设计系列性的课程,每家博物馆都需要有那么几节能够拿得出手的课程。”赵洪涛说。

他表示,自去年揭牌以来,国家自然博物馆一直在提升教育活动品质,目前科普团队有工作人员20人左右,与其他博物馆相比,数量较多。“除了强化‘博物馆之夜’‘环境自然日’等已有品牌,我们下一步也要尝试建立新的品牌教育活动。”

科研也是今年国际博物馆日关注的重点。“在博物馆里做科研,一个重要作用就是为科普工作提供支撑。”国家自然博物馆地球科学部副主任王宝鹏表示,“目前,不管是基本陈列还是临时展览,都是我们馆内人员来做。待新馆建好之后,我们的目标是组建一个近200人的科研团队,建设一座研究型的博物馆。”

据了解,建设研究型博物馆,也是“十四五”时期我国博物馆改革发展的一项重点任务。中国国家博物馆馆长王春法曾指出,深化学术研究是博物馆发展的永恒主题。博物馆的科学研究仍是以“物”为中心的,规模庞大、门类丰富、形态多样的馆藏文物都是代表性物证,完全可以通过学术研究构建起中华文化的物化表达体系,达到以物证史、以物说史、以史明理的目的。

不少博物馆已经在制度保障、人才管理、平台搭建等方面发力。比如,故宫博物院提出“学术故宫”的理念,建设了一支稳定、开展多学科研究的学术团队,若干开放包容的学术交流平台和一系列高品质的学术成果发表阵地。

“不过,目前国内博物馆科研能力存在总体偏弱的情况,与公众期待相比,仍存在一定差距。”刘超英表示,“进一步强化科研,才能更好地提供教育服务。”

【责任编辑:赵超】
返回顶部